重回虹口泰达仍难求一胜 津媒:离首胜还多远?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9-01-04 17:51
  • 人已阅读

有人敬仰在舞台上“张牙舞爪”关闭嗓门歌颂的明星;有人敬仰拥有数之不尽钱的财主。而我却敬仰我最熟悉不外的表姐。 我的表姐自幼酷爱画画,她的作品每每获奖。可自从她上了初中,她把大多光阴都投入到了深造上。经常很晚才入睡。但他不论有多忙有多累,天天都邑抽出分钟来画画。如许的日子“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”姐姐的画画程度大有上进。往常,姐姐一出门就带上画夹,遇到等待别人的时分,姐姐也会精打细算的画画。 有一次,放暑假 涵养,我来到了姐姐家,家里锣鼓喧天,大姨们有说有笑。可见姐姐却在埋头苦练﹑精打细算地画画。她有时写意细描有时又挥笔速写。从她的眼里可以看出画画就像是用饭同样重要。可过了一下子遽然姐姐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细心端详着她的旧杰作。认为姐姐画好了画。我情不自禁地说∶“姐姐我问一起玩吧!”“不行,我还要练画画呢!”姐姐搜索枯肠地说。这句惊人的话,使我不得不打消这个“玩”的动机。 为了不打搅 打开姐姐画画,但又可以瞥见她,我悄无声息地来到了她房间门口,推开门。不看不晓得,一看吓一跳。姐姐的话居然那末真切,那末惟妙惟肖。可细心一看,她的手早已冻得通红。这是我不由得启齿了:“姐姐你的手都冻得通红了,别画了,休息一下吧!”可姐姐听了开始辩驳我的话了∶“画画是靠全神贯注,坚定不移能力画好的,停一下思路就会乱了,那末不就半途而废了吗?”听了这话我不由低下了头。大姨说:“姐姐一画画就画个无尽无休,经常忘了用饭。” 这就是我最敬仰的人—表姐,认为她永远都是那末坚定不移、坚定不移。